欢迎访问178足球直播无延迟-ios版!
产品知识
专注于足球直播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知识 >

足球直播仁会生物:创新单品入不敷出 募资扩产

发布时间:2021-10-06 07:39  

  仁会生物是一家专注于内分泌、心血管及肿瘤治疗领域的创新生物药自主研发和产业化的企业。但公司目前产品单一,销售惨淡,产品上市已经三年有余,可销售收入连销售人员工资都无法覆盖。公司每年花费巨资对产品进行推广,但最近一年营业收入规模还不到6000万元。

  仁会生物产品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。糖尿病领域产品众多,在公司所属细分领域,仁会生物的产品也是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,竞争格局难言乐观。产品销售不畅的情况下,公司却决定募集资金进行大规模的扩产,然而公司目前产能已经严重过剩,仁会生物的创新药“光环”黯然失色。

  仁会生物目前已上市产品仅有一种,即贝那鲁肽注射液(商品名“谊生泰”),用于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控制血糖。2016年12月谊生泰获批上市,2017年年初正式上市销售。据公司介绍,谊生泰是中国糖尿病领域内的第一个创新药,也是全球首个且唯一的全人源GLP-1类药物,国家1类新药。虽属于创新药,谊生泰的销售却是十分的惨淡。

  2017-2019年,仁会生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09万元、2732万元、5687万元,销售费用分别为6059万元、8533万元、1.54亿元,管理费用分别为397万元、4106万元、3943万元,研发费用分别为6931万元、5284万元、9144万元。公司营业总收入远不能覆盖期间费用,导致仁会生物持续亏损,2017-2019年分别亏损1.6亿元、2.14亿元、2.62亿元。新冠疫情影响下,仁会生物的业绩更是雪上加霜。据公司预计,2020年1-9月营业收入为1100万元至1300万元,同比下滑68.84%至73.64%;净利润为亏损2.7亿元至2.5亿元,亏损额增加8105万元至1.01亿元。

  谊生泰上市至今已超过三年,但公司人均创收甚至连销售人员平均薪酬都无法覆盖,仁会生物头顶创新药“光环”的新产品极低的市场认可度可见一斑。更何况上述分析还未将宣传推广费考虑在内。2017-2019年,仁会生物宣传推广费分别为2633万元、3907万元、8475万元,同样远高于销售收入。公司每年花费巨资进行学术推广,却也是“徒劳”。

  对于上述情况仁会生物表示,谊生泰尚处于市场导入期,市场占有率较低,谊生泰聚焦慢病药物领域,导入期相对较长,在一定期间内,发行人的销售费用会保持增长,公司预期持续亏损。

  同样针对餐后血糖市场的GLP-1类药物艾塞那肽于2005年首先在美国上市,上市之初销售增长迅猛,2008年全球销售额约6.8亿美元;利司那肽于2013年上市,2017年全球销售收入为0.29亿美元,销售情况均远好于谊生泰。

  据公司介绍,谊生泰是唯一的全人源、餐时GLP-1类药物,在疗效、安全性和多重获益方面具有显著的优势。不过,谊生泰在餐后血糖市场的占有率极低,2018年约为0.10%。

  目前,中国已上市的GLP-1类药物共有7种,包括4款每日注射制剂(艾塞那肽、利拉鲁肽、利司那肽、贝那鲁肽)和3款周注射制剂(艾塞那肽微球、度拉糖肽和聚乙二醇洛塞那肽),月治疗费分别为408元、678-1017元、536元、1680元、1984元、596元、440-748元。可见谊生泰价格上不具备优势,价格仅稍低于长效的艾塞那肽微球。

  据兴业证券的研究,诺和诺德的利拉鲁肽、索马鲁肽以及礼来的度拉糖肽贡献了GLP-1RA市场的主要收入,2019年销售额分别为36.3亿美元、41.28亿美元;2017-2019年,诺和诺德和礼来的GLP-1RA产品市占率由75.8%提升至91.0%,GLP-1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。另一方面,周制剂产品对每日注射剂型的替代趋势愈发明显。2019年,度拉糖肽已超越利拉鲁肽成为市占率第一的GLP-1RA产品,同时索马鲁肽出现快速放量,上市第二年迅速占领16%的市场份额,并成为全球第10位畅销降糖药。

  此外,国产药企加速布局仿制药,创新药赛道也竞争激烈。根据兴业证券的研究,目前有超过10家药企布局利拉鲁肽,其中7家已进入报产或III期临床阶段。8家药企布局艾塞那肽,其中4家已报产。由于利拉鲁肽和艾塞那肽的专利期均已到期,上述品种即将迎来大量仿制药上市,市场扩容将进一步加速。而在创新药赛道,索马鲁肽已进入报产阶段,赛诺菲与韩美制药合作研发的Efpeglenatide也已进入III期临床。此外,17家国产药企布局了GLP-1RA创新药研发,长效制剂为研发主流,恒瑞和华东提前布局了口服药市场。

  谊生泰每日给药三次,而其他每日注射剂型大多为每日一次,仅艾塞那肽为每日两次。GLP-1长效剂型对短效剂型替代趋势愈加明显的情况下,谊生泰竞争优势或许不足。从国内在研的GLP-1创新药品种来看,制剂类型基本为长效和口服,一定程度反映相关药企的市场判断。即便在GLP-1短效剂型领域,仿制药即将大量上市,谊生泰也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。

  仁会生物IPO拟募集资金30.05亿元,其中12.42亿元投入新药研发项目,1.56亿元投入转化医学平台项目,5000万元投入结构生物学引领的药物发现平台项目,8.87亿元投资二期建设项目,6.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及归还银行贷款。

  截至2019年年末,仁会生物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仅有1.67亿元, IPO拟募集资金规模巨大。

  仁会生物拟募投的二期建设项目,拟建设年产1400万支贝那鲁肽注射液制剂生产线kg贝那鲁肽原液生产线、研发实验室以及相应配套工程等,其中1400万支贝那鲁肽注射液制剂生产线万支,公司将根据各类产品销量需求灵活安排产能。

  据注册稿,谊生泰原有产能约24万支/年,仁会生物2014年立项启动贝那鲁肽注射液扩产项目,2019年该项目正式投产,目前产能已达到240万支/年。二期建设项目达产后,仁会生物谊生泰产能将达到940万支/年,若加上胰岛素合用制剂产能200万支/年,公司降糖药物(包括谊生泰和胰岛素合用制剂)总产能将达到1140万支/年。

  然而目前,仁会生物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均处于较低水平,2019年谊生泰产能为186万支,产量仅29.94万支,销量仅16.33万支;产能利用率低至16.1%,产销率也只有54.54%。

  可见,仁会生物每年240万支谊生泰的产能已经严重过剩,目前根本没有必要进行扩产,而且还是近四倍的扩产。持续扩产不仅会加剧产能过剩问题,还会增加巨额的折旧费用,进一步拉低业绩、扩大亏损。

  除谊生泰及胰岛素合用制剂外,仁会生物拟增加每年500万支减重制剂产能,公司的BEM-014用于超重/肥胖适应症的临床研究项目正处于中国III期临床研究阶段,在美国的减肥适应症项目处于临床试验中。尚未研发成功即募集资金准备投资建设,是否过早?

  新三板挂牌期间,仁会生物的管理层曾“沉迷”炒股,最终确认巨额的减值。2015年,仁会生物以1000万元投资了北京水木创融信诚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(下称“水木创融信诚”),该合伙企业主要投资于具有上市潜力、出售或并购价值的挂牌企业;通过定增及二级市场购买方式,公司以4095万元获得一铭软件(831266.NQ)相应股权,后者是一家具有云计算应用的公司,与公司主业完全不相关。

  2017-2018年,仁会生物对一铭软件的投资分别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275万元、1663万元,合计减值3938万元。2019年,公司向实际控制人桑会庆出售了所持有的一铭软件全部股权,价格为488万元。从股价走势看,公司买入一铭软件股份时公司股价相对处于高位,而2019年出售之时股价已经大幅下跌。

  根据天眼查,目前水木创融信诚分别持有新三板挂牌公司ST艾森博(837563)和蓝海之略(834818)1.7%和0.822%股权,其中艾森博持续亏损,蓝海之略2018年被曝资金紧张,存在被单方解除持续督导协议并可能被强制终止挂牌的风险,可见水木创融信诚的投资最终被证明比较失败。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2021西普会丨7年蝶变,中国创新药走到哪一步?同质化、内卷严重...困境如何破?